如果不是母親阿玉,小德可能永遠沒有 笑容;如果不是小德,阿玉可能早已不在人 間。
這一對母子原本傷痕累累在角落裡掙扎; 現在,他們不但活得快樂,還有力量幫助別 人。

幾年前,阿玉離了婚,帶著讀小學的兒 子小德從西部搬回家鄉台東。
那時,她幾乎山窮水盡,四處收集瓶罐紙板,勉強每天只能換到一百多元,
母子倆不得不連續半個月 以泡麵裹腹。

後來,阿玉輾轉在醫院找到月薪一萬八的臨時清潔工作,但付了房租和生 活費就一毛不剩了。
失婚和貧窮讓阿玉痛苦 不堪,於是在酒精中麻痺自己。

「以前我很怕媽媽,她常常心情不好, 會打我、罵我,小德淡淡地說。
「小德 總是靜靜忍耐,從來不頂嘴。有一次我喝 得爛醉,差點和小德同歸於盡。」
阿玉心疼的回憶,
「第二天酒醒了,小德也只是 說,媽媽,我們昨晚差一點都死了,你不 要再喝了。」

那段日子是母子倆的死蔭幽谷,雖然阿 玉答應兒子戒酒,但是面對生活,她仍然充 滿絕望。
有天醫院午休時,她想起同事傳福 音給她,心裡面突然有股衝動要與神面對面。
於是她走進醫院禱告室,才跪下來,就淚流 不止,
反覆說著:「主啊,求求你幫助我! 我再這樣傷害自己,孩子怎麼辦?」

第二天,朋友相邀喝酒時,阿玉覺得身 體裡似乎有水滿到喉嚨,
讓她一想到酒,就 十分厭惡。
她在心裡問:「主啊,這是你做 的嗎?我願意順服你!」
從此,阿玉擺脫了酒精的控制,
開始帶著小德在豐里浸信會聚會,
母子關係也逐漸溫暖起來。

「媽媽信主以後,脾氣變好了,會跟我 聊天說笑,不再隨便罵我了。」
小德說。「我 兒子漸漸會笑了,」


阿玉也補充,「以前他 不但不說話,而且臉上幾乎沒有表情。」

豐里浸信會的陳露得牧師把小德加入了 東光計畫課輔班,
讓他放學後到教會溫習功 課、吃晚餐。

教會年輕人找小德一起打籃球、 練樂團,很快就建立起同儕間相互扶持的情誼。

「小德剛來時,像隱形人一樣,根本不 講話,我鼓勵他參加東光計畫的夢想之旅,
他不願意,因為不知道怎麼和別人互動,」

比他大兩屆的教會學長表示,
「後來,我半 強迫他去報名,因為我參加過,我告訴他這 是難得的機會,可以去看看台北、開拓視 野。」
夢想之旅果然改變了小德,大家都感 覺到小德開朗多了。

現在,小二就輟學的阿玉以優異的成績 讀完補校,拿到照護員資格,在安養中心任職。
她的月薪提高了一些,壓力稍減,終於 可以喘口氣。

「我很喜歡這份工作,每天一 邊聽詩歌 CD、一邊幫三十位老人家服務, 看到他們被我洗得乾乾淨淨、香噴噴的,我 就好開心!」

阿玉笑瞇瞇地說,「聖經上不 是寫著,我們是基督的精兵嗎?我覺得我是 在安養院當兵,服事耶穌和老人家。」
熱心 阿玉甚至每天趁著午休,趕到癌末的教會姊 妹家裡關懷,主動為她擦澡、準備食物。

而就讀高三的小德也傳承了母親勤奮的 精神,開始在餐廳打工洗盤子,減輕媽媽的 負擔。
「這個孩子很肯吃苦,」陳牧師表示,
「暑假他每天早上五點就和媽媽來教會晨禱, 也在兒童營幫忙照顧五個小孩,還在課輔班 指導低年級數學。」

這對母子的過往雖然破碎辛酸,但在神 巧手綴補下,翻個面就呈現出斑斕動人的圖 案。
「謝謝東光計畫陪我們走了一程,」
阿 玉、小德、陳牧師先後表示。

其實,眾人涓 滴之愛匯聚起來,就成了扭轉 命運的力量。

響應愛心,一起陪浮萍兒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