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凱住在台東,今年國三,是東光計畫 在台東課輔班的學生。

今年暑假,他獲選來 台北參加夢想之旅,在活動中他很安靜,只有在獻詩時特別引人注目。

「 你們看這 檔案夾, 花了我好多錢!」
阿凱的爺爺砰地一聲在我面前放下一 個沉甸甸的舊檔案夾。
才進門沒多久,老先 生就來獻寶,我猜測這大概是他最看重的傳 家珍品。
我翻開鏽斑點點的檔案夾,「四百公尺 第一名」、「接力賽第一名」、「七年級段考第一名」、「八年級模擬考第一名」⋯⋯。

阿凱和妹妹有六十幾張獎狀,每一張都仔細 護貝過,
在日光燈下亮閃閃的,頓時讓蕭瑟 黯淡的客廳活潑起來。
原來阿凱是運動高 手,百米只需要 12 秒。
他的學業表現也好 得嚇人,沒有補習,每次考試都名列前茅,數學尤其拿手。

「他們拿獎狀回來,都是我在發獎金。
唉,不知道花了我多少錢!」老先生的埋怨 掩蓋不住滿滿的驕傲,
「你們去房間裡看一 下,我床頭有好幾面他們的獎牌。」
阿凱爺 爺揮揮手,褪色的襯衫隨著瘦駝的身子晃 蕩。

阿凱憨憨地坐在一旁,臉上一逕掛著羞 澀的微笑。
阿凱的奶奶紅著眼眶說:「這兩 兄妹從小都是我和他阿公帶大的,要養還要 教,真的很辛苦。」
阿凱的母親長期缺席, 父親忙於打工、以酒會友,長期以來,祖孫親情是穩住阿凱和妹妹的力量。

我打開紗門走出去,也把阿凱招呼到門 廊下。
院子裡四五隻家犬圍過來,對著我們 開心地搖尾巴。

阿凱家前後左右都是比人高的草叢矮樹,
孤伶伶的碎石路在昏黃的街燈 下,逐漸沒入四圍廣闊的黑暗裡。

「你們一直都住在這裡嗎?」我問。
「小學三年級以後,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家裡經濟狀況突然變得很不好,我們才搬到 這裡來。
那時,大人常常吵架,氣氛很差。」 阿凱難得願意多說幾句,
「我和媽媽見過幾 次,也通過電話,她都問我好不好,
叫我要 用功讀書⋯⋯我現在比較不會像以前那麼想 念她,大概是習慣了吧!」

我換個話題逗他,「你功課好、跑步快, 又是大帥哥,一定很受歡迎吧?」
「其實我 不太有自信,有些同學讓我很困擾,」
阿凱 很認真地說,「不像夢想之旅的同 伴,他們很好,不會笑我或排擠我,
每件事都鼓勵我去嘗試,讓我不再那 麼內向。他們是我參加夢旅最大的收 穫。」
我很開心,東光計畫的夢想之旅 幫助一個內向的孩子建立起自信。
望向夜色,我開始想像一兩百公尺外,

阿凱祖父母勉力經營維繫的那座釣魚 場和附設的卡拉 OK。
聽起來,今晚 恰巧有一桌喝酒放歌的客人。
阿凱能 靠著自信和努力,開拓和上一代不同 的未來嗎?

「我想去讀軍校,」阿凱露出招 牌微笑,
「因為學長說,軍校很苦, 但是很充實,我覺得我應該可以適應 得很好。」
他一本正經地補充:「而 且讀軍校家裡可以免水電費,每個月 還發零用錢,這樣可以減輕家裡負 擔。」

「可是我記得你提過想當警察?」
阿凱不好意思地摸摸頭,「沒 錯,其實我最想當警察打擊犯罪。
因 為我覺得社會上不公平的事越來越 多,很多人互相傷害。
如果我是警 察,就可以管他們,叫他們要彼此相 愛。」

阿凱越講越興奮,兩眼發亮。
我心想,他畢竟還是個半大不小的孩 子,想念軍校稍解家庭壓力,又想當 警察伸張正義。於他那份傳揚博愛 的使命感。

響應愛心,一起陪浮萍兒長大!